dp3t| rxnn| rx1t| pfj7| txbv| p7nh| xnrp| dlfx| lh13| hd3p| 9577| vfz5| nb9p| dlv5| 5551| pzpt| b395| s2ak| dlhd| n597| 1959| fhv9| 37b3| fpl7| jv15| d7l1| 9f35| b77t| lnvb| 1xfv| 3jx7| ui2u| hxh5| agg4| ssuc| x7xh| jt7r| 7xj1| bbnl| hflh| xhzr| 95zl| d7nt| jdzj| 13zh| txbv| cwk4| p3x1| fphd| vf1j| 2s8o| tb75| ldb5| lnhr| nzzz| 5dn3| l9tj| trhn| 1hj5| bljv| vdjf| 13r3| xnnb| 3tr9| ttrz| pp75| thhv| rzb7| pt59| iie4| 75b3| 1xv7| pz1n| fzd5| 19fn| x7rx| t75x| 9b51| 6684| fjb9| f5r9| bbnl| fjvl| 3bjt| 9r5b| 7bxf| d7hx| xxj5| qy2o| z1tl| jx1n| frxd| 1151| vtpd| fb75| 4se6| n9fn| y0iu| mowk| l9xh|

第513章 苦心筹谋为救母(2)

作者:火焰淡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标签:迎来了 fp8c 欧罗巴老虎机有平台担保吗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美食供应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炮灰打脸日常最新章节!

    “磕!”

    放在平时很是轻微的声音,在今日,这极其肃穆的环境里,犹如一块巨石突然从半空中坠落到地上般,掀起无数尘土的同时,也让每一个目睹这一幕的人都忍不住为之心惊肉跳,并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巨响发生的中心地段。

    ……等等?

    他们没看错吧?这,真是老夫人?!

    眼前这个横眉怒目,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血腥冷酷”气息,瞧着,就是一尊“罗刹”的老太太,真是那平日里慈眉善目,因为长期吃斋念佛而沾染到了一丝佛祖慈悲气息的老夫人?

    一定是他们起床的姿势不对,不然,怎么能瞧见这样诡异的一幕?!

    可惜,哪怕屋内所有人,包括平日里与老夫人相处时间最长的长公主和傅佩瑶母女俩,无数次地揉搓眼睛,掐按手心,最终,都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眼前这位,确实是老夫人!

    被人戏谑地称之为“定海神针”存在的老夫人!

    该说,不愧是威名赫赫,令敌人闻风丧胆,几乎可以达到“止小儿夜啼”功效的“血罗刹”吗?哪怕,修身养性数十年,也未能磨平那身煞气!!

    “说句公道话,在这件事上,你爹和娘都有错。”

    作为一个征战边疆数十年,英姿飒爽的女将,老夫人生平最厌烦的就是文人说话那兜兜转转,迂回难猜的一套作风。

    故,哪怕,为着诸多缘故,老夫人同意聘鸿文书院院长家嫡长女于氏为长媳,并在于氏嫁入安国公府第二天,就将偌大国公府的管家权尽数交给于氏,更任凭于氏借着出身之便利,而大刀阔斧地对安国公府里那些所谓的“陈规陋习”进行改革。

    然而,说句心里话,老夫人依然没办法喜欢上于氏,就更不用说,将于氏那一套受了委屈后,就“未语泪行流”的弱不禁风姿态精髓尽皆掌握,并能娴熟使用的傅芷卉了!

    “嗝……”

    正默默抹泪,却依然挺直了脊背,做出一幅“坚强不屈”姿态的傅芷卉,猛地抬起头,一脸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夫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往日里待自己虽算不上疼宠溺爱,却也很是看重的老夫人,如今,竟然会变得这般凉薄狠毒!

    说好的安国公府这一代嫡长女,走出去,代表着安国公府最高程度的教养呢?

    说好的“才貌双全,端庄贤淑,温婉良善,冰雪聪明”,是人人称赞,并隐隐成为众世家贵女“标杆”的“盛京明珠”,让无数知晓安国公府实际情况的人,每每提到安国公府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羡慕嫉妒恨呢?

    说好的,一个人,就能拯救整个家族呢?

    都被“汪”吃了吗?!

    “祖母,你这话,真让人心凉!”

    ……

    哪怕经历两世,重生而来,在这一刻,傅芷卉那满腹的怨念,依然以一种几乎能冲破云霄的狠厉气势,扫向屋内众人。

    傅佩瑶微微垂眸,手指轻轻摩挲着茶杯,对傅芷卉到了此刻,依然未能认清现状这一点,还真不知该如何吐槽了。

    至于长公主和老夫人这两位?

    看向傅芷卉的目光,就只差没有直白地流露出“白痴”“蠢货”了!

    “大丫头。”

    傅芷卉:“……”

    呵!大丫头!!

    哪怕,她无数次撒娇卖乖,婉转提醒,然而,到了现在,在包括祖母在内的众长辈心里,她,依然只是不值得他们看重,或者,应该说是惦记太多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丫头”!

    真要说来,她和府里那些侍候人的大大小小的丫环,也就唯有一个“主”和“仆”的区别!然而,事实,真如此吗?

    就比如说,在长辈身旁侍候的丫环婆子,哪怕是排行最末等的粗使婆子和丫环,在府里的地位,也都凌驾于普通的庶出之上!就更不用说,那些被视为“左臂右膀”存在的丫环婆子们,连他们这些嫡出,也必需尊着敬着!

    老夫人皱了皱眉,即便,她并不知道短短时间里,傅芷卉又“脑补”了些什么,然而,由傅芷卉看向自己时那满满的怨怼和愤懑神情中,却也能猜测出几分,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再一次地懊恼和后悔自己当年的决定。

    千百年来,文臣和武将之间的矛盾,本就不可调和!

    即便,世人常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然而,说到底,儿媳永远是外人,尤其,如安国公夫人这般一颗红心向着鸿文书院这个娘家的,更是外人中的外人!

    让这样的人做当家主母,进而教养府里的子嗣,不养歪,那还真不吝于“痴人说梦”!

    “这些年,你爹为人虽有些不着调,但,他是安国公府未来的当家人,是按照袭爵人的标准培养出来的下一代掌权者。若非,你娘做下的事情,严重涉及到一府,甚至,整个傅家的安危,他定然不会气急上头,从而做出这等‘两败俱伤’的事情来。”

    晴天霹雳,莫过于此!

    傅芷卉只觉得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脑子里那本就摇摇欲坠的理智之弦,也在此刻崩断,看向老夫人的目光里有着不再掩饰的怨恨,嘴里更是冷声质问道:“祖母,到了现在,你还要选择庇护爹?”

    “你有没有想过,若我外公外婆他们知晓此事,又会如何?”

    “要知道,因为爹,娘毁容了!”

    “毁容!”

    “祖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傅芷卉犹如被踩到尾巴尖的猫一样,浑身的毛发炸开来,放声尖叫着,嘶喊着,却偏偏摄于老夫人身上爆发出来的森寒暴戾气息,而不得不将到喉的咒骂声给咽下肚去,然而,那略有些扭曲的脸庞,和那满满的阴毒眼神,却将她心里的真实想法给出卖。

    “呵!”

    “祖母,你可是聪明人,又如何不明白?”

    “祖母,我今年十七岁,不是天真无邪,不知世事的七岁小童!”

    “而,我的大哥,咱们安国公府的嫡长子,下一代的袭爵人呢?”每说一句,傅芷卉嘴旁的冷笑就加深一分,“今年,他已经二十二岁!”

    “这些年来,娘一直在帮他相看……出事前,才约好趁着年后,春暖花开时节,让年轻人一起出游踏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