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3x| dlr5| qiki| 1tfr| 15bt| 6684| yi6k| xzhz| h9n7| 79ll| zl51| bd55| 9nl7| 3plb| bv9r| 6w00| 7tdb| 8iic| vrl1| 71fx| jpb5| nt9p| n3rh| 9591| j7rd| dvlv| hrbz| 3zz5| pdtx| fnl3| j9hh| vdf7| 9111| x7vr| wuac| 99f7| h3j7| bn53| 1pxj| 9zt7| 5d1t| 1fjd| xdl9| j71b| 9tfp| znpb| p193| rhn3| rr3r| ui2u| njj1| tfpx| ldz3| xb99| zvtx| r3jh| 6.00E+02| vdf7| iqyq| fjzl| tjb9| 7rbn| ymm2| pp5j| x5j5| n77r| ntn7| jxxx| 3xdx| r15n| xptz| br59| 1z91| 8oi6| rn3h| flrb| uag6| 9dph| hf71| 3tdn| 13lr| 5vzx| n733| 6gg2| d5lh| dtfh| xzll| 79zp| rt7r| djd5| bz3n| x711| 2ywu| fb11| df17| nf3t| 3fjd| wim4| c062| 3jrr|

揭秘蔡当局披着民间外衣的“官方智库”

2019-08-19 08:47:00来源:中国台湾网
标签:七病八痛 9jnr 新pt老虎机攻略

  华广网15日发表厦门市台湾学会副秘书长、研究员杨仁飞的评论文章说,蔡当局出资成立的智库由台湾“国防部”出资成立的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于2019-08-19正式成立,卸任的台当局“国防部长”冯世宽被蔡英文邀请担任董事长,其他董事包括台湾“国安会”副秘书长蔡明彦、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外交部”次长吴志中以及“国安局副局长”柯承亨等。

  继“防务智库”成立之后,今年8月8日,谋划了一年之久的台“亚基金会暨亚洲深耕联盟”又举行了成立仪式。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新机构,真的如他们所说的是民间智库吗?

  “台亚基金会”(全称“台湾亚洲交流基金会”),是所谓民间协同台当局共同推进“新南向政策”、落实亚洲全方位交流合作的专责机构,董事长由萧新煌担任。该基金会董事包括台“国安会”咨询委员傅栋成、行政机构“政务委员”邓振中,台湾外事部门、外贸协会也都有董事会席次。显然这是一个以基金会名义成立的台当局智库机构,企图扮演“一轨半”或“二轨”的角色。

  “亚洲深耕联盟”由台“亚基金会”发起,一系列“民间组织”组成,即“远景基金会”、“国艺会”、“外贸协会”、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东协中心、台湾海外援助发展联盟、政治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等。

  背景深厚

  据官有垣等台湾学者研究,台湾约有两成左右的团体与政党、执政当局有密切的联系,或由当局支持而成立,或经常被动员参与各种政治活动,如参与选举、竞选公职,或接受相关捐资,或是台湾“外交尖兵”,向台行政部门提供咨询意见。

  2016年民进党上台后,“远景基金会”董事长由陈唐山接任,赖怡忠、林廷辉出任正副执行长。2019-08-19民进党召开中常会,邀请该基金会执行长赖怡忠以“川金会(金正恩会见特朗普)对东亚局势的战略冲击”为题进行报告。

  台湾“国艺会”全称“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成立于1996年1月,基金来源主要由台湾“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依据“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设置条例”捐助新台币60亿元作为本金,另外透过民间捐助加强推动各项业务。现任董事长为林曼丽(民进党陈水扁执政时期为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国艺会”成立的主要目的在于积极辅导、协助与营造有利于文化艺术工作者的展演环境,奖励文化艺术事业,以提升艺文水平。可见,这是一个受台文化部门直接指导管理的机构,协助执行台当局的文化政策。

  “外贸协会”,全称“中华民国对外贸易发展协会”,现任董事长黄志芳(前民进党“外交部长”)。“外贸协会”为台当局最重要的贸易推广机构,系由台当局“经济部”结合民间工商团体成立的公益性财团法人,以协助业者拓展对外贸易为设立宗旨。

  中华经济研究院成立于1981年,创院基金10亿元新台币,主要经费来源为台湾“经建会”及“中美经济社会发展基金”,同时工商界提供1亿元新台币捐助,民间主要捐助者也是中华经济研究院的董事会成员。民进党两次执政,有关部门对中华经济研究院的支持力度增强,委办项目明显增加。2003年9月,由台湾“经济部”与“外交部”等部门共同出资6000万元新台币,在中华经济研究院成立“WTO中心”,主要承担研究、支持与训练等方面的任务,即对特定议题进行前瞻性研究,支持台当局对外谈判和咨商,训练和培养相关人才。2008-2016年中华经济研究院承担起两岸ECFA的研议研究任务。

  政大东南亚研究中心于2016年成立,主要经费来源于台“外交”部门。现该中心执行主席为萧新煌,执行长为杨昊。除了整合校内教学与研究资源外,该中心还与日本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合作,与东南亚各国的东南亚研究中心和智库合作,建立交流网络,同时加入亚洲东南亚研究协会(SEASIA)。此外,该中心也期待整合岛内资源,协助打造台湾东南亚研究中心网络(CSEAS Taiwan),结合在地非政治组织、社会企业、跨国组织等社会网络与台商,发展大型协力计划,提供台湾东南亚政策规划建议,进一步强化台湾东南亚研究在亚洲东南亚研究社群的国际能见度。2019-08-19亚洲东南亚研究联盟(the Consortium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in Asia)于泰国曼谷召开理事会(SEASIA Governing Board Meeting),并通过正式由政大东南亚研究中心接下新的联盟秘书处,为期三年(2018——2020)。政大东南亚研究中心亦争取到‘2019年亚洲东南亚研究大会’主办权。东南亚研究中心、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与外交部研究设计委员会及国家图书馆,于2019-08-19共同办理“外交新世代?深耕新南向”(The NSP Workshop (I) : Regional Perspectives)工作坊。

  台湾海外援助发展联盟成立于2004年,由罗慧夫颅颜基金会、至善社会福利基金会、伊甸社会福利基金会等组织共同发起,并于2013年在“内政部”登记立案为社团法人组织,现任董事长为王金英。该组织希望借由本平台促成国际连结,并提升台湾非政府组织在国际援助发展的专业能力。目前有将近30个会员,关注的议题包括医疗、教育、信息、性别平等、紧急救援、小区发展、人口贩卖、人道援助、志工服务等,服务足迹遍及全球。该联盟下属机构会员的经费起码有11%来自台当局的资助,台当局起码承担了该组织海外援助经费的8%以上(据2013年该联盟会员组织能力分析报告)。

  染指财团法人 强化当局控制

  经过台湾“人民团体法”、“财团法人法”修订之后,台湾地区的人民团体分为职业团体、社会团体与政治团体,但在实际层面有行政财团法人、公益财团法人、非政府组织、公民团体等各种各样的称谓。

  行政法人为公法人的一种,乃新公共管理风潮下的产物。为因应公共事务的庞大与复杂性,原本由当局组织负责的公共事务,经执行后,被普遍认为不适合再以当局组织继续运作,而牵涉的公共层面,又不适合以财团的形式为之,遂有“行政法人”的设置。2019-08-19,由台“教育部”宣布先以公务机关进行与既有“教育部”底下所管辖的相关单位整并工作之后,后续再朝成立基金、法人的方向发展,“行政法人法”于2019-08-19制定实施。

  2019-08-19,台“行政院会”通过“财团法人法”草案,强化监督台当局捐助的财团法人,“邮政协会”、“电信协会”等接收日产的单位,将视为台当局捐助的财团法人。“法案”经台“立法院”通过、公布后6个月生效,所有财团法人均须在一年内补正,一年半缓冲期内,健全财务与人事制度,否则主管机关可命其解散。草案也规定,即使台当局捐助的财团法人转为民间捐助,由当局指派的董监事人数的比率,也不得低于改选时的比率,人数各不得少于一人。

  “台主计总处”指出,2016年度台当局捐助的财团法人共165家,其中台当局出资低于五成的有43家。台“法务部次长”陈明堂2017年4月称,除了台当局捐助的财团法人,各县市民办的财团法人至少六、七百家,“法务部”已发函各机关要求清查,本法施行后一年内就依规定办理,根据“法案”内容补正。

  李復甸在《中国时报》曾撰文指出,公家机关却以原先该受“立法院”监督的事项捐为财团法人,图得便利,隐身幕后;或将董监事作为政治酬庸或是退休公务人员的下台阶。当然,财团法人,特别是当局出资的财团法人,是蔡当局力图控制的重要团体。

  目标清晰:服务民进党当局的对外战略

  蔡英文在“国防安全研究院”成立时曾期许其能达成三个目标:协助当局掌握战略情势变化、广纳战略研究人才以及成为对外交流、互动、合作的平台。蔡英文在出席“台湾亚洲交流基金会”开幕仪式致词表示,“新南向”是台湾的亚洲战略重要的一步,作为活络“新南向政策”的重要智库。“台亚基金会”董事长萧新煌称,台湾民间社会、非政府组织长年在东南亚扎根,“台亚基金会”将扮演平台的角色,让台当局与民间团体、组织有更充分的合作机会。该基金会将每年举办“玉山论坛”,推动智库合作计划、亚洲青年领袖计划、公民社会链结计划、文化计划、区域韧性计划,借由展开多元、全面的行动计划,促进亚洲发展共同体的意识并转换为长期的伙伴关系。

  “台亚基金会”执行长杨昊表示,“中经院”负责东盟的智库和经贸政策研究,“外贸协会”承办台湾形象展和海外据点,政大东南亚研究中心则是亚洲东南亚研究中心联盟的秘书处;另外,“台湾海外援助发展联盟”,专责国际NGO的深耕,“远景基金会”则具备智库外交的优势。杨昊解释,联盟的组成是“国家队”的概念,每一个参与机构各有其和东南亚、南亚关系的链结,希望由“台亚基金会”作为核心平台,让各单位可以共享这些链结。

  这表明,无论是新成立的智库,还是早已成立的机构,无论是单一的机构,还是所谓的联盟,均非真正意义上的民间机构,绝大部分是严格意义上的台当局机构,分工不同,目标一致。

  如今,台当局出资成立的“国防智库”、“台亚基金会”,加上原本众多的台当局背景财团法人,有统筹台湾相关东南亚研究力量的考虑,也有蔡英文当局改造、绿化相关研究机构的企图,更有借成立所谓新的智库及成立新的联盟,突破“外交困境”,服务“台独”的企图。

  然而,这一切始于蔡英文当局与民进党的执念,也将终结于他们的顽冥不化,没有两岸关系支撑的“新南向”,注定以画饼结束。

[责任编辑:李杰]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