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57| yi4m| prpv| nrp1| 75l3| w68k| n64z| oe60| k226| wsse| nbxt| bhr1| 1h51| c4c6| br59| 9b35| 3t91| oe60| v1lx| 95nd| 9zxj| plj1| znpb| 1lbj| 1h51| 75b3| r1hz| 3b7t| 113n| 37n7| 3lhh| 5vn3| 93lr| 445o| zb3l| ttrh| vbn7| t7b9| llfr| 5jv9| v3b9| 13p3| v7tb| eaim| n9x7| xxdv| 8k8e| n7lb| dbfd| 1fjb| k68c| xrbz| wim4| rx1t| ug20| zbbf| rr39| 7dh9| pzpt| h5l1| ocue| 7bd7| t35r| ht3f| fp35| p3dp| 7j9l| hvjx| bp5p| 9vpf| y28u| 7t1f| 9r5b| ky2q| 9j9t| fvtf| e0yo| qiqa| 713j| xh5z| 7317| r1z9| fvbf| p7nh| 3txt| r1tn| rh71| 59n1| ei0o| xv7j| 95p1| 6aqw| 9r35| ma6s| ntb7| 3zff| 3z53| v775| t7n7| d9j9|
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品强少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给点面子啊
        肖遥并不着急,他还真想看看那个六重高手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当然了,之前就说过,这一次他并不愿意做一些太过于冒险的事情,毕竟这不是他自己的事情,是青城山的事情,既然是受到了洪飞升的委托,那么在处理这些事情上,他一定要做到分外小心,格外谨慎。
        所以,他现在之所以能够如此放宽心,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察觉到那个六重高手朝着这边赶来的时候,他也察觉到了赵铁牛的气机。
        那个六重高手来了,赵铁牛就跟着一起来了,显然赵铁牛也是担心有了六重高手加入战场会改变局势,所以才急匆匆赶了过来,事实上,赵铁牛的判断也是正确的,如果不是因为察觉到了赵铁牛的存在,肖遥还真没办法做到如此的淡定,怎么说人家也是个六重高手,而且之前和那个男修仙者交手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对方的剑气也很强势,所以,他并不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将那个六重高手给解决了。
        他有剑气的加成,人家也有啊!而且在剑气的理解上,肖遥和对方还相差甚远呢。
        如果自己能够和对方好好请教一番的话,似乎也很不错,只是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毕竟人家可是站在姜国那边的,这就等于是站在了肖遥的对立面,谁让现在的肖遥已经站在了整个姜国的对立面,甚至还来找人家姜国皇帝的麻烦了呢?
        那个九皇子,还真是有些不成器,他的师姐师妹们,一个个可都是身手不凡的,怎么到了他这里,就这么不起眼了呢?之前在剑气上,肖遥可都已经碾压了那个九皇子,剑气的运用,和修为有关系,可是关系又不是那么大。
        这一点,在很早之前肖遥就已经非常清楚了。
        所以他觉得,那个九皇子真的不是姜国人吹得那么厉害,什么天赋异禀,什么少年奇才,简直就是扯淡,从肖遥的角度说,有个这么牛.逼的门派作为靠山,还只是有这样的实力,简直就是一个庸才,完全不适合修仙,还不如好好琢磨琢磨庙堂之上的道理,再加上有修仙者的实力,说不定太子之位都是他的。
        当然了,这些都是别人家的事情,肖遥也管不着,更懒得操这个心。
        和肖遥之前所预料的差不多,一刻钟多一点,那个六重高手,就已经到了皇城这边。
        肖遥看了眼姜国皇帝,笑着说道:“你的救兵来了,有没有一点小开心啊?”
        其实一开始从肖遥口中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姜国皇帝心里却是有些小开心,松了口气,但是怎么说他也是姜国的帝王,脑子还是比较够用的,迅速冷静下来之后立刻察觉到了其中的不一般,他觉得,事情肯定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如果对方不是肖遥可以对付的话,对方现在的表现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仿佛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应对准备一般。
        这就是姜国皇帝狐疑的地方了。
        难道肖遥的实力已经这么可怕了吗?
        即便是六重修仙者,都不可能给他造成什么威胁了吗?
        还是说,对方只是年少轻狂,觉得自己早就已经天下无敌了呢?很快,姜国皇帝就推翻了后面的猜测,他觉得肖遥既然能在这个年纪有这样的修为,还能有这样的成就,肯定不是那种稍微有点能耐就膨胀不行的角色,抱着那种心态的话,恐怕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姜国皇帝虽然自己不是一个修仙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对修仙者就一点了解都没有。
        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能知道修仙之路困阻重重,更何况是姜国的皇帝呢?
        目光总不至于那么短浅吧?
        等到那个六重高手到了肖遥面前的时候,肖遥才发现,对方的年纪,似乎也不小了,从外貌上判断,都有四十多岁。
        不过这也挺正常的,最起码让肖遥舒了口气,如果对方也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他就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如此一来,自己还是算是天赋非常不错的嘛!
        “大胆狂徒,竟然夜袭皇城,找死不成?!”那六重高手也是无比的愤怒,其实这也挺正常的,人家原本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因为皇城这边出了麻烦,才急匆匆赶了过来,这一路上,肯定是火力全开,否则,也不可能跟在肖遥的屁股后面这么及时赶到皇城。
        肖遥看着对方,眼神中写满了奚落。
        “如果我真的想要动手的话,这姜国的皇帝恐怕早就已经换人了。”
        肖遥的一番话,让那个六重高手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
        看着红墙内的尸横遍野,虽然不知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只要稍微动一动脑子,就能脑补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虽然对肖遥并不是很了解,可他总觉得肖遥刚才说的都是实话。
        若是他真的想要动手,姜国的皇帝或许就真的换人了。
        可是,既然是这样,那对方为什么还非得等自己来,一直没有动手呢?
        其实答案都已经是明摆着的,只是他觉得那样的答案,显得有些扯淡而已。
        他凭什么就敢等着自己?
        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杀不了他?
        六重高手的大脑飞速运转着。
        “你想要做什么?”六重高手问道。
        “你也是玄剑宗的人吗?”肖遥下意识问了一句。
        “……”六重高手脸色又变了。
        肖遥觉得,这个六重高手一看就是很少在外面世界闯荡的,这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差了,自己这也没说几句话,对方的脸色就是变之又变的,完全沉不住气嘛!
        “你怎么知道玄剑宗的?”那个六重高手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问道。
        通过这么一番话,肖遥就立刻意识到,这个六重高手可能还不知道他的那个同门已经死在自己手上的事情了,要么就是那个女修仙者真的回去之后什么都没敢说,要么就是他们还没有碰面,这两种可能,肖遥一个都没办法排除。
        “我挺好奇的,你们玄剑宗到底是什么样的门派啊?”肖遥问道。
        “与你何干?”那六重高手说话的语气和方式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肖遥的性格还算不错,而且这个时候他也懒得急躁,要是真的选择和对方隔空对骂未免也太没有高手的气场了。
        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算是什么高手。
        “这样吧,肖遥,若是你真的能打赢司空前辈,我就让青城山撤兵,如何?”那个姜国皇帝这个时候忽然开口说道。
        对于对方能够认出易容后的自己,肖遥还真是一点都不差异,只要长点脑子的人,都能猜出他的身份。
        至于刚才姜国皇帝说的话,肖遥只是冷笑了一声。
        “这当皇帝的,是不是最重要的条件就是不要脸啊?”肖遥问道。
        姜国皇帝眉头一皱,并没有回答肖遥的这个问题。
        “若是我真的打败了这个六重高手,你就必死无疑了,毕竟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没有了,等到了那个时候,你还敢不答应吗?”肖遥问道。
        姜国皇帝有些尴尬了,虽然这里面的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是就这么直白的被肖遥说出来,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脸上稍微有些挂不住。
        “废话少说,就问你敢不敢答应吧。”虽然那个六重高手到现在都有些不了解这其中发生的事情,可是既然他是站在姜国这边的,自然是姜国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肖遥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说道:“有什么不敢的?”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赵铁牛已经踩在他的那根铁笔上飞了过来。
        肖遥的脸上倒是没什么情绪波动,只是姜国那边的人,包括那个六重高手,脸色都已经变了。
        姜国的那些人,又不是傻子,看到赵铁牛,不可能认不出来,而他们也知道,现在的赵铁牛可是和肖遥穿一条裤子的,赵铁牛到了,他们还有胜算吗?
        至于那个六重高手,是有些诧异,他到现在都没有察觉到赵铁牛的存在,可是看架势,对方似乎一直都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啊!
        “肖遥,你真能解决吗?”赵铁牛看了眼肖遥说道。
        肖遥想了想,笑着说道:“有点把握,不过也没什么把握,没事的,要是我真的撑不住了你就出手,反正大家都不要脸。”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肖遥脸上的表情看着是那么的淡定,语气是那么的寻常,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恰当。
        姜国皇帝的脸色已经变了。
        之前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厚颜无耻了,但是听到肖遥刚才说的那些话,他忽然有些自惭形秽了。
        和肖遥一比较的话,自己最大的缺点简直就是脸皮子薄啊!虽然你们即便真的这么做了,从客观的角度说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啊?
        给点面子好不好?
        他总觉得,肖遥应该也算是一个高手了,作为一个高手,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呢?就不能有点高手的尊严吗?
        那个六重高手,也憋屈了。
        虽然他不认识赵铁牛,但是他很确定,那个踩着铁笔的男人,绝对是个高手。
    (第五章!一万五千字了。)